寇丹将自己的生活定位为“茶”。 他认为:“茶不是一个人的茶,而是全世界的茶”。 随着他与茶的关系不断加深,他与茶有关的足迹也遍布大江南北,甚至远渡重洋。 。

满族,1934年出生于北京,1945年随父母来到湖州读书,先后就读于三义小学、湖州中学。 1951年应征入伍,获三等功。 1958年调到湖州,先后在文化系统、工业系统、市政府机关等单位工作。 1994年退休。

出版小说集《壶中宇宙》、《仙花奇缘》,获浙江省首届浙江作家奖、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等; 着有《茶具概论》、《鉴壶》等专着,设计的“果兰”壶》被收入《中国茶词典》,中文文集《探陆羽》出版韩语,被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“国家级自学成才人才”称号,现为省作家协会、全国少数民族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员。老年书画研究会理事、中日韩茶道联合会顾问、韩国中华茶文化研究会名誉副会长、澳门中华茶道协会理事、顾问、国内部分茶叶顾问杂志。

主要工作内容

1、茶叶论文写作;

2、茶小说创作。 主编《茶小说全集·茶的味道》,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;

3、茶画创作。 曾在新加坡、澳门举办茶画展;

4、弘扬中国茶文化。 多次在国内外大学及媒体如澳门理工学院、新加坡电台等进行讲座,多次在国内广播电台、佛学院、夏令营进行讲座,并受邀进行茶文化讲座在上海市委宣传部主办的“东方论坛”上;

5、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、香港凤凰卫视、台湾东方卫视、韩国MBCTV采访;

6、历史上设计的一流国产茶壶被列入《中国茶叶词典》,并获得时任中国农业部部长何康和海外张学良的嘉奖;

7、近期与工艺大师王印贤合作,为中央领导进行紫砂文化、雕壶讲座;

8、查先生撰写过多篇散文作品,被香港及内地政协报多次转载;

9、结交国内外众多茶友,曾出访韩国四次、新加坡三次、日本一次,并担任荣誉社会职务。

生活总结

有这样一位老人,他形容自己是“一片茶”。 他说“人生最美好的事就是茶”。 明代江南寇丹先生饮茶。

五年前的夏天,一位名叫李根柱的韩国朋友不远千里来到湖州,敲开了红枫丹茶师寇的门。 原来他是韩国“茶星”崔圭勇先生的茶道传人,我奉恩师之命特意来这里拜访高丹先生。 在寇先生的引领下,虔诚的李根柱遵照崔先生生前的授意,游览了湖州茶圣陆羽遗址,参拜了竹山娇然塔、陆羽墓、三桂亭。 从此,李根柱与寇丹先生结下了跨国友谊,在中朝民间茶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又一佳话。

寇丹是北京人,满族。 早年参军,担任部队文艺指导员。 1950年代末,他退伍后,跟随妻子南下,扎根于山清水秀的茶古镇湖州。 20世纪70年代末,一次偶然的机会,寇丹在《全唐诗》中无意中发现了很多有关湖州的茶诗。 这些清晰而意味深长的话语深深地触动了他。 从此,他对茶产生了共鸣,开始收集茶诗。 文化和历史信息。 同时,他从事印刷图案设计,擅长工艺美术创作,也对紫砂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湖州作为茶道的发源地,这座陆羽隐居、撰写《茶经》的古城,有“丝绸之乡、鱼米之乡、文化之乡”的美誉。但唯有“茶”是世界独一无二的,因为一座1200多年前的城市,他是清里湖州唯一被后人视为“经典”和“圣人”的茶师。 为此,寇丹曾多年为时任湖州市长出谋划策,提出以茶文化为契机,发展茶产业。 1990年秋,在寇丹等湖州茶界同仁的集体倡议下,成立了“陆羽茶文化研究会”,并编辑出版了《陆羽茶文化研究》期刊,使湖州在陆羽和《茶经》中脱颖而出。 研究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。 17年来,湖州“鲁学”研究成绩斐然,取得了长足进步,成果可观。 如果把这一切比作新时代孕育的世纪春茶,那么寇丹先生就像一滴水和一片茶叶,静静地传递着人世间纯净淡然的芬芳。茶。

改革开放后,寇丹在湖州市乡镇企业局工作。 他利用频繁出差的机会,走访茶乡、参观茶事活动,发现吴越地区灿烂而悠久的茶文化遗产。 为了探寻紫笋、罗结、下乌等历史名茶以及千年重生的安吉白茶,寇丹数次前往长兴的古珠山、罗结、茗岭,十几次次,甚至数十次以上。 、吴兴、苗族、西夏、巫山和安吉的高山。 为了探索紫砂壶的秘密,他无数次前往宜兴丁蜀,研究紫砂的开采、炼石、培土、制作、烧制等过程。 他还带头参观了葫芦府久违的古金沙寺遗址。 。 他集写作、鉴壶、书画于一体,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人,与长兴著名紫砂大师蒋干勤、吴志明等人一起设计创作了“骆驼”、“茶匙”、“鲁”等经典茶壶。于”和“文文拳”。 作为兰花爱好者,他还独辟蹊径,创造性地制作出兰花形状的“果兰壶”,受到何康、张学良、黄香秋等世界著名兰花爱好者的青睐,并荣获国际比赛中获得“兰花金奖”。 紫砂陶历史上只有梅花、竹花、菊花。 “绥罕四君子”仅缺兰花器,这就填补了空白。

自1990年起,寇丹向世界各地茶艺大师征集亲笔签名,冬夏共收藏九册。 其中,既有王泽农、庄万芳、陈荣等茶界先辈的手笔,也有日本千利休十五世家本千氏、布木超杰等海外茶艺大师的雪爪。 ,还有韩国的崔圭勇。 他曾将这些茶艺大师的墨迹签名收集在紫砂壶上,创造出独一无二的“天下茶壶”。 就连他最喜欢的折扇上,也藏着许多爱茶人士的题字,可以说是“每一阵微风都与茶有关”。

给自己定位

寇丹将自己的生活定位为“茶”。 他认为:“茶不是一个人的茶,而是全世界的茶”。 随着他与茶的关系不断加深,他与茶有关的足迹也遍布大江南北,甚至远渡重洋。 。 多次出国访问,并应邀在新加坡、澳门等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举办个人茶画展和讲座。 难能可贵的是,他从不拿画作销售一分钱,而是全部捐给主办方,支持中国茶文化的国际推广。 传播下去。 多年来,不以“专家学者”自居的他,写出了小说《壶中宇宙》、《仙花奇缘》,以及紫砂陶艺、茶文化专着《茶具概论》、《鉴壶》、《陆羽与茶经》《研究》,选编《茶室之味》,主编《十物清功普宇太谷禅师语录》等创作了《草帽茶》、《茶超越茶、味超越味》等一系列作品,其文字充满哲理和禅意,也成为最受欢迎的客座导师之一。上海历届茶艺大师培训学员。

鉴于寇丹自学成才的感人事迹和成就,山东潍坊为这位私人人物设立了一座不同寻常的“寇丹茶文化艺术博物馆”,这也是中国茶史上唯一的一座。文化。

当然,“茶”再好,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。 在茶科学的探索之旅中,他的一些观点难免会受到争议或“批评”。 但他依然乐观豁达,他不顾年龄而勤奋学习的精神对未来的学子是一种激励。

依然搞笑又感伤,他说:“你只是一碗茶里的一片小茶叶,正是因为你、我、他、大我、小我、所有的自己,我们才能在一起。”在无色的水中。” 浸泡一碗永恒的芬芳。 正因为如此,茶充满了平和、安宁、和谐,可以解放人们的心灵,实现和谐社会。 人这一生,必须喝三杯茶。 第一口甜茶,大家生活无忧; 人在取得一定成就后,再喝第二杯苦茶,烦恼就会更多。 他们会意识到生活并不容易,需要经历坎坷和磨难。 就像武夷山的大红袍一样,苦难是后来的。 甜的; 第三杯淡茶,我的心平静和谐,我的生活和谐,一切都一样。”他就像一“大锅”的赤泥,“寇陀的心是纯净的,纯净的,红色的枫脂香可人。”继续忍耐,时间的洗礼继续发挥余热。

真水无香,淡茶有味。 “只有真正热爱茶、一生无私奉献于茶的人,才能称为茶人。” 这样解读Coudan先生岂不恰到好处吗?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