车座靠背上躺着温阮和阮阮。 化妆师正聚精会神地给温软软化妆。 看着女孩微微眯起的眼睛,她只能在心里感叹,她的皮肤真是太好了。

“所以,我还要扮绿茶婊?还要征服男主?还得跟着剧情走?难道我就不能走原主角的老路吗?” 温软软对系统的胡言乱语已经绝望了。

她只花了两天时间就到了这里,在房间里消化了一天的时间。 原主可以说是书中不折不扣的绿茶女主角。 她傲慢无礼,一开始得罪了男主,最后却阴差阳错爱上了他,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而她,此时此刻,就是绿茶女主角,温柔又温柔。 好巧不巧,她以前的名字叫温软软,她怎么会在这里?

温软软想到了现实世界中的自己。 父母去世后,她承受不住打击,服用安眠药。

现实世界中,温软软从小就接触演戏。 她16岁就成为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,引起不小的轰动。 然而,在她满18岁之后,她的父亲和母亲却不允许她进入娱乐圈……

她对这本书根本不熟悉。 她本来就不是小说家。 这本书是小世界系统送给她的。 读完之后,她觉得自己的前途一片黯淡。

因为,系统告诉温软软,他必须遵循系统给出的绿茶攻略,同时,一旦男主好感度下降到50,他就会被消灭。 这让温软软知道了剧情,准备逃跑,留下男主一个人的时候,愣住了。

然而,无法接受命运的她却被告知,此时温软软已经与男主角谢金植合作拍摄了自己的处女作《十杀令》。 这意味着温软软必须要和男主接触,而温软软也没有办法只能面对。

虽然要给绿茶当女配,但唯一让温软软心里好受的,大概就是书里温软软的父母和现实世界的父母同名,而且也很恩爱。对她好。 他们甚至还有一个廉价的兄弟。 。

保姆车很快就到了片场,温软软前两天就向谢瑾植请了假。 温软软第一次听到男主的声音。 清澈如山泉水:“怎么了?”

男人好听的声音让温软软有些心不在焉。 她紧紧握着手机,缓缓开口:“谢晋植,我病了,想请假。”

对面的人似乎早就知道了。 他没有说话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就挂断了电话。

挂断电话后,系统抱住胖乎乎的身子,看向温软软:“宿主,温馨提示,原主以前总是找借口,男主开始反感了,所以你一问,他就这么快答应了。”刚刚请假……”

“……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 温软软的心情因为系统的话顿时低落了下去。

温软软叹了口气,想要挽回男主的印象还需要努力。

温知行一直很疼爱妹妹温软软。 当他听说温软软接了这个角色后,立即安排她签约温氏娱乐公司,还安排了她的助理筱筱。

这时,她明智地打开车门,过来扶温软软。 她是温知行的温软软的助理。 不得不说,现实世界中的温软软也是被宠坏了。 她没想到通过书本找到了一个好的家庭。

她轻轻握着筱筱的手,化妆师收拾好她的东西,也跟了上去。 刚下车,片场就发现温软软过来了,一行人神色复杂。

温软软是个敏感的人。 看他们现在的表情,估计是对自己不满意。 她暗自叹了口气。 她松开手,低头看着自己的高跟鞋:“晓晓,去给我点饮料。” 顺便,请剧组的各位预订一下午餐。”

筱筱惊讶地看着温软软,脸上再次露出了奇怪的表情。 她应了一声,然后松开了温软软的手:“那你自己注意点!”

远远的温软软就看到谢锦植认真地坐在导演位置指导拍摄。 看起来他们正在拍摄十七场戏中的第三场戏。

来之前她把剧本看了一晚上,没想到她过目不忘的记忆力还在,现在远远就能分辨出当时的情景。

拍摄地点在苏州郊外。 虽然景色宜人,但显然温软软的高跟鞋不适合走在黄泥路上。

她低下头,心里有些遗憾。 现实中的她也是如此。 无论什么场合,她都热爱美丽。 喜欢高跟鞋的阮阮,与书中原著人物不谋而合。 两人都选择穿高跟鞋拍戏。

但温软软比原主好的一点是,她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。 她上了车,换上拖鞋,去了片场。

昨晚肯定下过雨,脚下的土有些松软。 走了几步,鞋边已经沾满了黄泥。 温软软刚走到片场,筱筱就带着人送饮料来了。

萧笑笑,平静地跟大家打招呼:“我们阮阮说今天天气有点热,特地给你们订了饮料,大家都有,快来拿吧!”

正好这场戏拍完了,谢金植就放出来了。 李逸和宋歌也走了上来,互相打量着对方,也打量着“温小姐”脚上的鞋子。 他们都感觉到太阳正在西边升起。

但他们都是人,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,微笑着接过饮料,回到自己的椅子上休息。

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,“你别告诉我,这家有钱就好了,我们拍戏是两班倒,她也没事,每天玩的开心,吃的也好。”

温软软知道是谁,每次都爱掐自己。 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 李娇娇就像没听见一样,气得跺脚,被副导演李启明一把拉开。

谢金植没有阻止,等他休息得差不多了,他就喊着开始拍戏,就像没有看到温软软一样。 温软软气呼呼地站在谢晋植身边。

谢金植拍戏的时候很随意。 我从书本上了解到的关于他的知识远不如我亲眼所见的那样直观。 谢金枝的声音和他的外表很相配。 此刻,他低着头,眉头微蹙,桃花眼清清楚楚地看着他,鼻尖上的那颗痣显得格外明亮,让他看起来更加迷人。

温软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谢晋植缓缓问道:“你这次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 想到这位大小姐的无理取闹,谢金枝就有些头疼。 如果资金不足以让他毁约的话,他早就想换掉他了。 。

“谢金枝,我不会走的,我会配合你的,不要再看不起别人了。” 温软软低着头,有些无奈的说道。

谢金枝也不在意,只是说道:“我今天没有给你安排戏份,明天早上四点记得起床化妆,五点就开始拍戏。” ”

“四点钟!?!?” 温软软感觉世界在旋转。 看着此时的谢晋植,他觉得他一点也不帅。 不管是现实中还是书里,温软软从来没有在四点起床,但看到谢金枝转身去上班,她也只能接受现实。

第二天一早,温软软定了凌晨三点三十分的闹钟。 下了床后,她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,然后跑到片场化妆。

谢金枝穿着便装,正在给李娇娇讲课。 温阮翻了个白眼,无言以对。

剧组里谁不知道,副导演李启明的女儿李娇娇喜欢的是谢金枝。 看着她急切地粘着自己,温软软感觉很奇妙。

“哎呀,我以为他们是谁呢?原来是我们纯真的小白花和我们的导演,我还以为他们是一对小情侣呢。” 温软软故意掐死李娇娇。

按照原主的说法,他肯定是直接骂的,但阮阮特就喜欢阴阳怪气,搞怪的。

一时被冒犯的李娇娇发现谢瑾芝已经拉开了距离,恨得牙痒痒:“导演在给我讲戏!你别胡说八道。”

闻阮笑了一声,长声“哦~”了一声,看着李娇娇和谢晋笑了笑。

作者 admin